亲...... 【教师原创】父

作者:内黄县教育体育局微信号:NHXJTJ发表时间 :2019-02-25


看着药液从输液器一滴一滴的落下,缓缓流进父亲凸起的血管里;看着沉睡中耄耋之年的父亲,多年来想写写父亲的思绪,情不自禁的付诸于笔端。
父亲是一个敢于担当、有责任感的人。七十年代,人们的生活极为困难,我们姊妹六个,可见父母的负担更加沉重。为了养家糊口,父亲经常走街串巷做点小买卖,多少能挣个小钱,缓解生活的压力,结果依然摆脱不了生活的拮据。父亲能写会画,还在多个地方做过会计。记得母亲说过,父亲当时有两次可以去公家部门工作的机会,一次是让父亲去我们公社社中做司务长,一次是让父亲去县粮食局工作,结果父亲哪儿都没去。主要原因就是家里孩子多,当时又刚分了田地,每家每户都有了自己的责任田,而且母亲身体不好,如果父亲外出工作了,担心母亲担不起这么重的担子,因此,父亲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很多人都羡慕的这两次机会,从此担负起了孝敬父母、照顾妻儿的重担,开始了一辈子的面向黄土背朝天的生活。有时候,我问父亲会不会为当年没有出去工作而感到后悔。父亲总是平静的回答:“能把你们多病的母亲照顾好,把你们姊妹几个养大成人就是我最大的成功!”
父亲是一个特别勤劳的人。从我记事开始,脑海中都是父亲起早贪黑忙碌的身影。当时,我家有八亩责任田,也是我家经济的主要来源。父亲种田是乡邻皆知的一把好手,我家田里的庄稼从幼苗期到收获,都会受到邻里的赞赏,都称赞父亲会种田,同样的庄稼苗,却达不到父亲服侍下的庄稼。人们都问我父亲有什么种田的技巧,父亲每次都笑着说:“能有啥窍门啊,勤勤些就行了!”是啊,一个勤字就是父亲种田的绝招。比如,我家田里总是没有杂草,父亲在苗期总会给田里除草两三遍,天气热的时候,别人都早早地下班回家了,父亲却还在田里除草,父亲说:“这个时候除下来的草,太阳一晒必死无疑,除草效果会更好。”父亲还说:“多锄几遍田地,有很多好处,一能锄草,二不至于让田埂板结,三能保墒。”父亲不喜欢打牌,平时的活动场所就是两点一线,家和田。父亲总是第一个到田里,最晚一个离开的人。很多时候,都到吃午饭的点了,还不见父亲回来,母亲总会让我去田里喊父亲回家吃饭。记得读师范时候放麦假和秋假,午饭后想休息会,父亲让休息一个小时,觉得躺下没多大一会,父亲就开始喊:“醒了啊!去地里干活了!”有时候,我假装没听见,不吱声,想继续再多睡会。没过五分钟,同样的喊声又响起来了,同时多了一些不耐烦的语气,只好起床去田里干活了!
父亲还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。父亲的书法在老家一代很有名气,最擅长狂草。每当农闲的时候,父亲总会堂屋练习书法,看着狂草字帖,先是凝视某一个字,然后用食指在字帖上空多次缓缓比划字的写法,最后拿起毛笔娴熟的在纸上写出这一个字,每一个字的结构和写法都会熟记在心,所以父亲写出的字可谓是“飘若浮云,矫若惊龙”。在老家一带,谁家建门楼,都会在门楼上方刻上几个大字。那时候瓷砖还不流行,人们都会拿着报纸和墨汁来我家让父亲写上自己想写的内容,我还记得一些,如“耕读之家”、“勤俭之家”、“物华天宝”、“人杰地灵”等。求字的人把写在报纸上的打字贴在大门上方的水泥上,再把字雕刻在上面,有的给字涂上红色或金色,甚是气派。除了书法,父亲也酷爱拉二胡,曾经组织过乐腔剧团,也是剧团的头把弦。即使到了耄耋之年,父亲也不忘记过上一把瘾,抚弦的手指依然是收放自如,乐声悠扬动听。看着父亲拉弦子时陶醉的神态,听着优美的旋律从细细的两根弦之间流出,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,坐在父亲身旁静静欣赏的场景。
父亲更是一个特别重视子女教育的人。父亲的教育原则就是必须让孩子都能学有一技之长。我的四个姐姐都学了裁剪技术,而且凭借这一技术都有了各自的幸福生活。小时候的我特别顽皮,不好好学习,总是给父母添麻烦。在我老家读中学的时候,我的成绩确实不好,为了让我能有所改变,父亲费尽周折把我转到了县城学校读书。环境的改变让我懂了父母的苦心,于是开始发奋苦读,一九九二年终于考上了当时学子们渴望的滑县师范学校,实现了父亲的心愿,做了一名人民教师。记得我读中学的时候,父亲会经常给我说,无论哪朝哪代都不会离开教育,做一名教师是最稳当、也是受人尊敬的职业。我能做一名教师,在父亲的心里也许是最成功的一件事情。
如今,父亲已八十四岁高龄了,而老人家给我留下的财富何止这些?父亲犹如一本厚重的书籍,从中我再次读懂了孝顺、善良、节俭、和睦乡邻、吃亏是福……
祝愿天下所有的父亲幸福安康!推荐阅读
●【校长论坛】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也有风雨也有晴---我的2018叙事......

关注内黄县教育体育局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