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陆春祥《惊蛰》 作家说节气

作者:新文艺微信号:shanghaiwenyi发表时间 :2019-03-06


“作家说节气”是“新文艺”推出的专题栏目,于每个节气准时更新。24位中国文坛优秀散文家通过音频形式,与您分享二十四个与节气有关的片段。
本期主题:惊蛰
北宋·赵佶·桃鸠图
虫惊起,更多的却是植物的苏醒,
禾苗们以轻盈的姿势扎根田间,当春风掠过,春雨飘过,
农人们勤劳的双手抚过,它们蓄势待长。
陆春祥: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,已出散文随笔集《病了的字母》、《字字锦》、《乐腔》、《笔记的笔记》、《连山》《而已》等二十余种。作品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。
《惊蛰》(节选)
惊蛰留给我的,是浸入骨髓的蛇咬记忆。
一日放学后,我去砍柴。一般来说,每天放学后,回家砍一捆五六十斤重的柴,是我少年时的强项。
我们白水小村,有两个山坞,大坞和小坞。这一天,我去小坞里的刀鞘湾砍柴。在半山腰,发现了一丛青柴,面积好几平方,很密集茂盛的那种,这一丛砍下来,我想,一捆肯定有了,心里暗暗高兴,今天不用爬来爬去东找西找了。
砍着砍着,突然,我的左手中指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,细一看,是一条小竹叶青蛇,啊呀,我一定被它咬了,它很喜欢盘卧在这种青柴丛中的,是我粗心大意。这蛇我知道,毒得很,我叔叔是赤脚医生,农村的孩子,一天到晚在山里混,也知道一点急救知识。
我必须自救,否则,毒侵血液就危险了。
急中生智,我往受伤的手指上撒了泡尿,不管有用没有,尿液也有消毒功能吧。
然后,迅速跑下山来,在溪里洗手。溪水流动而清澈,我小心地用柴刀刮手指皮,刀刃并不锋利,轻轻地刮,皮有点破了,忍痛,还要刮,我以为,这样也等同于手术,能将蛇毒去掉。一个少年,其实没有坚强的革命意志,不痛是假,但似乎忘记了痛。那时,我刚看过残破本的《三国演义》,只是,我没有关羽条件好,华佗用刀为他刮骨去毒,他很英武,谈笑风生,照样喝酒吃肉,还有人和他下棋,而我只能忍痛对着左手中指刮蛇毒。
中指皮肤都刮白了,露出了骨头。
还是有点慌张,跑回家,外公找来细棕丝,将我左臂扎住,这样,蛇毒不会往心脏方向走。
外公告诫,不能跑呀,你一跑,就会加剧血液的循环。我一听,后怕得很,我是一路跑呀。
真是胆大,竟然没有想到去卫生院。百江卫生院在我们家河对面,两里地,我不知道,那时的公社卫生院有没有治蛇毒的血清,我猜十之八九没有,但就是没想到去医院,我爸在几十里外的东溪公社工作,我叔叔在分水里邵做赤脚医生,一时都无法联系上。
到了晚上,我的左手臂,开始肿起来,肿得好粗,但最终没去看医生。也许,那只是一条小竹叶青,也许,是我先期应急处理得好,或者,就是我命大。
现在,我左手中指根部,还有一道白色的一厘米左右的蛇疤痕,我常常伸手给人看,我是被竹叶青咬过的人。
中国当代24位实力作家
共同致敬我们古老的文明
《中国书写:二十四节气》
庞培 赵荔红 主编
上海文艺出版社
二十四节气是中国农历中的特定节令,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,在千年的传承中,凝结了整个汉民族的智慧、情感、人伦以及对天地人的透彻感悟。
本书精心挑选了中国文坛24位优秀散文家,以一个人书写一个节气的方式,从不同角度书写以二十四节气为核心的自然物候、历史文化、故乡亲情、生命体验。
《中国书写:二十四节气》已经在各网站售卖,欢迎读者选购!
扫码立即购买
下期预告
3月21日·春分·蓝蓝
往期回顾
夏至·周晓枫
小暑·沈念
大暑·黑陶
立秋·江少宾
处暑·蒋蓝
白露·庞余亮
秋分·汗漫
寒露·周华诚
霜降·傅菲
立冬·葛水平
小雪·阿贝尔
大雪·人邻
冬至·庞培
小寒·柯平
大寒·陈漠
立春特辑
雨水·祝勇

关注新文艺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